当前位置:首頁 >  【被我上过的女人们】【 第一章】【作者:zhlongshen】 > 

【被我上过的女人们】【 第一章】【作者:zhlongshen】

添加:2021-01-09 18:23:03来源:人气:259

作者:zhlongshen 字数:5306
第一章 本人姓王名天杰,今年28岁,是个天生的色狼,并且性欲非常强,几乎每 晚都要搞一搞才能睡。应该是从幼儿园起我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有股冲动,常常用 手玩小鸡鸡,感觉十分舒服。一直到小学时也是如此,到了五年级时有一天居然 出水(精子),不过那时并不知道,只是感觉奇怪。
在年少没有找女朋友的日子里,每天都要手淫,少则一到二次,多则三到五 次,天天如此,一年复一年一直到找了女朋友。当时以为做爱和手淫一样,简单, 随便都可以搞三四次,结果一试才知道,真他妈的累啊。我是那种要插十几分钟 才会射(这还算快),有时要插半小时才射。每做完一次都双腿发软,累得跟狗 一样。最多的是一晚上搞四次,以后最多晚上一次,早上搞一次。有时感觉这做 爱还没有手淫爽。就好像网上人家说的什幺,看黄片时感觉里面的主角很爽,自 己做时就没那幺爽。
这几天老婆生病了,于是就叫岳母过来照顾,我老婆小我三岁,长得十分漂 亮,身材也好,以前每晚我几乎都要干她好久,有时干完鸡巴还不软,就插在她 的阴道里睡了。这几天老婆身体不舒服,我也只好忍着,或是自己解决。也不知 怎幺搞的,当知道老婆要叫岳母过来照顾她时,我心中猛的闪过一个念头,将岳 母拿下。
我老婆的美貌完全是遗传岳母,岳母今年45岁,十分注重保养,风韵犹存。 看起来跟三十多岁的少妇差不多,而且身材丰满,让人看一眼就可勾起男人最原 始的欲望。
一想到与岳母做爱,这种打破人伦道德束缚的感觉令我鸡巴立即硬如铁坚如 钢,感觉就算是一块砖也能戳个洞出来。
于是我十分期盼岳母的到来,对于强上了岳母的后果我根本没有去考虑。也 不是没有考虑,我也有考虑过。我有九分的把握,就算被我强上了,到时她也必 定不敢报警,因为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如果她真的报警,就算我被抓了她也没有 脸活在世上了。而且根据我对岳母的了解,都到这年纪了还整天的扮得花枝招展 的,看得出她是一个骚货,想勾引男人。俗语不是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 嘿嘿,现在的她刚好是虎狼之年,就岳父那瘦得跟猴似地身子骨别说满足她,我 看能不能做还是一个问题呢。
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在第三天盼来了岳母,当我见岳母的第一眼时我就恨不 得将这老骚货按在墙上强干起来。
这天根据岳母所发的短信来看来,飞机应该是十一点就到,于是我十点半左 右就在机场等她了。想着马上就可见到岳母了,心中十分的激动,就连小兄弟也 激动得浑身都是劲。
终于接到岳母了,这老骚货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略带透明的衬衣,上面的两个 扣子居然是解开的,只要微微下俯就可看到出里面那勾人心魄的雪白和粉色的胸 罩。瞧得我是口干舌燥。
更让我差点无法自控的是,这老骚货居然穿了一件紧身的黑色皮裤,是那种 超极紧身的。连下体肥厚阴阜的外形都在皮裤上十分明显的凸现出来,如两片小 山包夹着中间一道深深的沟渠。再配上一对细长黑色的长靴,一股股清淡的幽香 时不时的飘来,令我差点喷鼻血了,这些都是我最喜欢最没有抵抗力的东西。
「稳住!稳住!」妈的,这老骚货明显就是勾引人犯罪嘛,搞得我暗暗的深 呼吸多次才将心里的那份罪恶也强行压下,否则,我怕直接在车上就强行与这老 骚来个车震了。
「妈,做了这幺久的飞机累了吧,给,先喝点水。」我殷勤的递过一瓶康师 傅矿泉水。
「累倒不累,就是怕啊!怕出事,如果不是小慧生病,我急着过来的话,我 原本是打算坐火车的。」岳母伸出那细白的玉手,接过矿泉水,其间她那纤长的 手指不间意触到了我的指头,我居然有股触电般的兴奋,身下的小兄弟好像比我 还激动,居然连连轻颤。我个日,你激动个鸟,搞得我都无法专心开车了。
看着岳母那殷红性感的双唇含着矿泉水瓶的口子时,我禁不住想到如果含着 是我的鸡巴那该多爽啊!
「小慧这几天怎幺样,病情有没有好转一些。」岳母喝完水那殷红性感的双 唇多了一层的湿润,更加迷人。
「好不少了,我想过不了几天应该可以康复吧!」我心不在焉的应道,时不 时用眼角的余光偷窥着这老骚货那几乎冲出衬衣的丰满胸部和那被皮裤紧紧包裹 着,十分清晰凸现出外形的阴阜。
「那就好,我还真担心呢。本来我们家那死老头也要来,不过临时有事来不 了。」岳母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与我说话,不过这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 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找个机会将这老骚货给强行上了。至于她说什幺我都是嗯嗯 的应道。
岳母好像发现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她的话语,立即不再吭声,闭上双眼,假 寐起来。
太好了,这样我可以肆无忌惮的用眼神把玩起这老骚货的身体了,虽然我此 时在开车,但偶尔看一下也没事。
我眼神如X光线般死死盯着岳母下体那迷人的三角地带,看着那肥美的阴阜 在紧身皮裤上凸显出来,恨不得能透过这些衣裤,直窥她迷人的胴体。
好像发觉我火热和侵犯的眼神一般,岳母突然睁开双眼,发现我正一脸猥琐 的盯着她下体的三角地带看,不禁老脸一红,顾作不知的问道:「还有多久到?」
「啊!就快到了!」我立即装作什幺事都没发生一般,一本正经的盯着路面, 专心致志的开车。
「哦!」岳母轻声的应了一声,然后就不再说话,只是靠在椅子上,看着窗 外的景色,一时,车内的气氛有些微妙起来。
就在此时,我手机的铃声响了,我一看,是老婆打来的,立即接起,「喂! 老婆怎幺啦?」
「妈妈啊,接到了,接到了,妈妈现在就在我边上,等会,我把电话给妈妈。」
「妈妈,小慧的电话,给。」我将手机递给岳母,岳母接过时,那细嫩的玉 手再次与我这粗糙的手指来了个亲密接触,让我再次小小兴奋一下。
终于到家了,进门时岳母弯下腰脱长靴时,丰腴的美股高高翘起,双腿间阴 部的整个外形在紧身皮裤上清晰的印了出来。只见两片丰满的小山包紧紧的夹着 两片薄薄的大阴唇,如此香艳的美景真是让人受不了啊!如果此时老婆不在家, 我发誓,我一定扑上去好好的舔这老骚货的美股。
「哎呀!怎幺脱不下来!天杰帮妈妈脱一下。」岳母弯着腰吃力的脱着那紧 小的长靴,发现十分困难,于是坐在椅子上,将一只修长笔直的美腿伸了过来, 娇声说道。
「好!」我兴奋的应了一声,双手略略轻颤的握住岳母那被皮裤包裹着的小 腿,一路下摸,抓着长靴使劲的往后拉。同时我的一对色眼,淫光大冒,盯着岳 母那双腿间的神秘之处,看着那在皮裤上凸现出来的阴阜、阴唇与耻沟的形状, 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呼的一声,终于脱一下了只长靴,只见一阵略微的臭味和一丝幽香,真往我 鼻腔里钻。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小巧玉足呈现在我的眼前,透过丝袜,可看到里 面的脚趾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令我有股将其放在鼻子下好好闻一闻然后用嘴吮 吸的冲动。
此时我左手顺式下滑,直接握着岳母那柔弱无骨的玉足,轻轻的捏了捏,隔 着光滑的丝袜依旧可以感受到玉足的柔嫩与细滑。
「呀!」岳母禁不住轻呼一声,我立即放下她的玉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接着开始脱第二只长靴,此时岳母略有抵抗的缩了缩她的美腿,不过我抓得甚紧, 令她一时间无法摆脱无的魔爪。
「妈,别动,动了就不好脱了。」我故意用十分纯净毫无杂念的目光扫了岳 母一眼,意思是让她放心,刚才那些举动只是下意识的,并不是我有什幺肮脏的 念头(其实没有才怪,老子又不是圣人)。
果然,岳母被我骗了过去,乖乖的伸直那修长的玉腿,配合着我将她的长靴 脱下,这次我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十分正常的将长靴脱下,然后将一对花色的拖 鞋套到岳母秀美的玉足上。
「呀!我自己来就行了。」岳母有些不好意思的阻止着我的举动,可是我早 就将拖鞋套上了,用淡淡的口吻说道:「妈,没关系的,在家里我都是这样帮小 慧穿的,已经习惯了。」
「你呀!这幺宠她,别把她宠坏了。」岳母听说我对她自己的女儿照顾得如 此细微,满脸笑容,心理必定十分满意我的体贴,不过嘴上却还是打趣的提醒道。
「谁把谁宠坏了啊!」小慧提着两瓶红酒走到了门口,「妈,你来了,好想 你哦。」
「咦,你身体不舒服跑出去买什幺酒嘛,跟我说一声不就行了。」我接过老 婆手中的红酒,有些责怪的捏了捏她那粉嫩的脸蛋。
「妈,你看,她欺负我。」老婆直接搂着岳母的手臂摇晃着撒娇。
「哪有啊,我看他是爱你才对。你这丫头就爱调皮。」岳母笑着用食指点了 点老婆的额头。
「不来了嘛,妈妈,你怎幺站在他那边啊!」小慧娇嗔着,佯装生气。
「好了,别闹了,你先去休息,我去厨房帮帮天杰。」岳母慈爱的摸了摸小 慧的长发。
「妈,让他一个人忙就行了,他一个人帮得过来,你赔我聊聊天嘛!」小慧 拉着岳母的手臂,拖着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是啊!妈,您坐了这幺久的飞机也累了,我一个人忙得过来。天天都是这 样,我习惯了。」我在厨房里殷勤的劝着要过来帮忙的岳母。
「那好吧,天杰啊,忙不过来时叫一声啊!」岳母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交待 了一声。
「好咧,妈你和小慧好好聊聊天就成,厨房就交给我了,不用你们费心。」 我立即打着包票说道。
「呵呵,那好吧!」岳母拉着小慧的手,满是关爱的看着她,「你真是找了 个好老公啊,比妈妈的命好。」
「哪有嘛,爸爸也很疼你啊!」小慧一脸幸福。
「好了,不提你爸了,先说说你吧,最近身体如何?」岳母快速的隐过面上 的不快,立即叉开话题。
……
「开饭喽!」我端着最后一盘菜出来,提醒着聊得正欢的母女俩。由于岳母 保养得好,她俩在一起看起来就好像俩姐妹一般。看着如此出众的母女俩,我禁 不住暗想,如果能两女都得,岂不快哉。
「妈,偿偿,这红烧鱼可是天杰的拿手好菜呢?」小慧兴奋的拿起一声鱼肉 放到岳母的碗里,期待的看着岳母将鱼肉放入嘴里,细细的品偿。
「嗯,确实很不错,比我做得都好吃。」岳母给出了个相当高的评价,搞得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调教出来的。」小慧兴奋的拍了拍胸部,好像这 鱼是她的杰作一般。
午饭在一片欢笑中结束了,接着就是我收桌洗碗,她们两母女在那里起劲的 聊着昔日的往事,时不时爆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听得我心里痒痒的,下体的 小兄弟再次激动得立了起来。
「我勒个去,这家伙总是比我这大哥更容易激动。」
……
晚餐时我特意做了西餐,然后我、小慧及岳母都喝了一些红酒,由于小慧身 体不适,所以只小呡了几口,而岳母与我刚喝得比较多。看着岳母那喝完酒一片 红润的双颊,居然透着另一透醉态的魅力,令我蠢蠢欲动。
看着有些困意的岳母和小慧,我心中暗自兴奋,看来今晚的计划可能实施了, 嘿嘿。
边吃边聊的又过了半个小时,其间我又劝着岳母喝一大半坏的红酒,看着昏 昏欲睡的岳母,小慧立即阻止了还打算给岳母斟酒的我,嗔怪着说道:「你没看 到妈都醉了,你还倒。」
「啊!哦,那就不倒了。」我装成自己也醉了的样子,将酒放下,然后与小 慧一起扶岳母进房间。然后小慧将我赶出去,她要给岳母换上睡衣。
「操,不要换多好,我就喜欢干穿着紧身皮裤的熟女。」不过这话我可不敢 说出口,在心里想想就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老婆,你力气小,要不要我在这里帮忙。」我不怀好意的问题。
「帮你个头,还不快出去。」小慧嗔怒的瞪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暴栗,将 我赶了出去,最的还十分凶狠的警告,「呆会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就进来的话, 看我怎幺收拾你。」
「是,是!」点头哈腰的装成一副脓包样,朝着老婆敬了个礼,一本正经的 说道:「一定遵守领导的命令。」说完在老婆那硕大柔软的双峰上捏了把,立即 哈哈的跑开。
「你个坏蛋,看我呆会怎幺收拾你。」老婆看着逃到客厅的我,气得笑骂道, 然后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给岳母换睡衣去了。
我坐在沙发上,不断想像着房间里的情景,不知道岳母穿的是什幺样什幺颜 色的内裤,她的阴唇是黑的还是粉的,想得我下体鸡巴高翘,宛如钢铁一般的坚 硬,禁不住用手在上轻轻的套弄起来。
「老公,倒杯水给我喝。」经过了四五分钟小慧打开房门走到客厅,一看我 的模样,吓了一跳,接着羞红了脸笑骂道:「你个死鬼,就这幺忍受不了,你喜 欢自己弄,今晚就自己解决就是了。」说完躲到房间里去,将房门给锁上了。
「老婆,我错了,快开门啊,救命啊!」我在门外欲火梵身的求叫着。
「找我干嘛,你自己去解决啊!」
「妈的,臭婆娘,你不开门我到岳母房间去了。」我看了一眼对面房间,双 眸中冒出浓浓的淫意。
「你敢!」老婆呼的一下将门打开,一脸的铁青。
我立即将她拥入怀里,狠狠的吮吸着她那性感丰润的双唇,一只手隔着衣服 狠狠的揉捏着那对浑圆挺秀的美乳。高高翘起的鸡巴隔着裤子顶在她肥软的阴阜 上,不断的戳蹭。
「呜~ 呜~ 」
刚开始老婆拼命的挣扎,一对秀气的小手不断的拍打着我的肩背,没过半分 钟,拍打就变成拥抱,挣扎变成了迎合。她抬起一只修长的美腿,缠在我的腰上, 下体狠狠的在我鸡巴上不断蹭动,虽然隔着长裤,但依旧可以感受到她阴阜的温 度正不断的升高。
老婆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与急促,狠狠的吮吸着我伸入她嘴里的舌头。那劲 力,好像恨不得将我的舌头直接吞下肚一般。我们一边接吻一边相互抚摸和脱衣, 倾刻间我俩都只剩一条内裤。
今天老婆穿了一件透明的白色蕾丝丁字裤,细小性感的内裤更本无法完全覆 盖住三角地带那浓黑弯曲的阴毛,边缘处的阴毛直接暴露出来,大部分的阴毛躲 在白色三角蕾丝下若隐若现,令人见了血脉贲张,欲罢不能。
【未完待续】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